新聞動態

News

體制改革將進一步釋放民營經濟發展活力

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簡稱《決定》),涵蓋15個方面、近60項具體任務,其中,17項任務與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直接相關。民營經濟是非公有制經濟的絕對主力,與中小企業互為主體,承擔著增收入、擴就業、保穩定、促創新、添活力的重要任務,其穩定發展是最大民生。《決定》改革措施良多、直觸病癥根源,解決了民營經濟的正名、松綁、發展和動力四大問題,后續抓好政策落實可使民營經濟發展活力得到全面的釋放。

一、正名:確立民營經濟重要地位

《決定》首要解決了民營經濟的地位和名分問題,其最大亮點在于前所未有地將非公有制經濟與公有制經濟并列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縱觀民營經濟發展歷程,始終在夾縫中求生存,從未擺脫政治上沒地位、經濟上沒權力、市場上沒資源、發展上缺后勁的局面。建國之初,以國資為主的中小企業蓬勃發展。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前,各地大力發展“五小”力求打造自有工業體系,體制疆化的國資中小企業再度無序發展,民營資本再受限制。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在扶植和搞活集體經濟和個體工業的大背景下,個體企業、集體企業和鄉鎮企業空前發展。黨的“十四大”提出放開搞活中小企業的要求,特別是“十五大”以后,遵循“抓大放小”的方針,個體、私營企業迎來發展高峰。雖然民營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貢獻與日俱增,但其社會認可程度仍然較低。

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對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的發展高度重視,出臺多項政策,其中不乏鼓勵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和民間投資的條文。但民營經濟發展環境依然惡劣,融資難、融資貴、“三重門”、存活難、發展難等問題依然嚴重。究其原因,政府、官員乃至整個社會對民營經濟均有歧視之感,重視程度嚴重不足。為此,《決定》提出要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激發非公有制經濟活力和創造力,從根本上為民營經濟正名,奠定了民營經濟長遠發展的堅實基礎。

二、松綁: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

《決定》明確了轉變政府職能,給民營經濟松綁,還原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的原則,這在社會和經濟資源被大肆用于“公關”、“跑項目”和“跑錢”的背景下,無疑是激活原本疆化的體制主導型經濟的一劑猛藥。

首先,減輕民營經濟負擔。雖然國家出臺了多項措施減輕企業負擔,但其效果一般。一是企業申請享受減負政策難上加難,需要付出大量時間和人力,且對申報流程模糊不清。二是大量不合理收費仍然存在。三是罰款、攤派和吃拿卡要等人為加重企業負擔的現象仍然存在。為此,《決定》提出改革行政審批制度,減少政府對市場行為的干預,最大限度減少中央政府對微觀事務的管理,市場機制能有效調節的經濟活動,一律取消審批,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要規范管理、提高效率,這將直接減輕民營經濟的負擔。

其次,將強化政策支持力度。轉變政府職能明確了政府要加強發展戰略、規劃、政策、標準等的制定和實施,加強各類公共服務提供等職能。多數民營經濟規模小、人才少、技術實力差、管理制度落后,亟待政府提供公共服務和政策支持。多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在完善中小企業服務體系,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投入大量資金、人力和物力,但分攤到4300萬中小企業身上,仍顯不足。《決定》要求,政府要將工作重心轉向加強宏觀管理和提供公共服務上,加大對民營經濟公共服務方面的投入。

再次,激發民營經濟創業熱情。轉變政府職能就是要管住政府的“越位、錯位和缺位”行為,杜絕政治權力支配經濟資源、扭曲市場競爭環境的現象。換言之,民營經濟被賦予平等參與市場競爭、獲取市場資源的權利,而無需支付高額的“公關”費用。其結果必然是市場環境被大大凈化,民營經濟創業活力將被完全釋放。

三、發展:拓展民營經濟生存空間

《決定》從根本上解決了民營經濟的發展空間問題。深究民營經濟發展面臨多重制約的根本原因在于民營經濟“沒出路”。民營經濟所從事的行業大都利潤薄、前景差,很難獲得資金、人才和項目資源。從行業分布上看,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主要存在紡織、服裝、普通機械等制造業,以及批發零售和生活服務等傳統行業,而在電力、供水、燃氣等市政公用行業中的占比不超過5%。其深層次原因是體制問題,直接表現在壟斷,特別是行政壟斷上。行政壟斷的副產品是政治權力向經濟利益的轉化,形成了以行政力量獲取經濟資源,以經濟權力夯實政治影響的互動鏈條,嚴重危及市場秩序,破壞市場環境。

當前,雖然國家允許非公有資本進入法律法規未禁入的行業和領域,但壟斷性行業壁壘長期存在,“玻璃門”、“彈簧門”和“旋轉門”現象仍然突出。一是經濟性壁壘高,如金融行業的經濟性進入門檻很高,民營中小企業難以進入。二是以技術性壁壘維護國有企業壟斷地位的現象仍然存在。如石油石化行業嚴格管制民營企業進口國外原油的渠道。三是新興產業壁壘出現。如在風電行業,99%的企業是國有或有國企背景,而民營企業不光數量少、裝機容量小,所從事的大都是風機葉片制造和組裝等簡單環節。

為此,《決定》提出要著力解決市場體系不完善、政府干預過多和監管不到位問題,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推進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電信等領域價格改革。這將徹底改變政府指令代替市場決策,央企、國企經濟權力獨大的狀態,抑制央企、國企利用政治影響和經濟權力鞏固壟斷地位的行為。同時,壟斷行業改革意味著民營經濟可獲得資源將大幅增加,金融資源、技術資源、人才資源等都將流向機制更為靈活、創新動力更強的民營經濟,進而激活整個國民經濟。

四、動力:緩解民營經濟融資壓力

《決定》厘清了為民營經濟生存和發展持續注入新鮮血液的機制。在有地位、有主動權且有發展空間的基礎上,金融體制改革將賦予民營經濟新的生命。

一方面,改變中小金融機構缺位現象。民營經濟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與國有經濟一股獨大直接相關。據不完全統計,各地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的資金供需缺口均在1/3 以上。為此,《決定》提出在加強監管前提下,允許具備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推進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豐富金融市場層次和產品,這將有效緩解民營經濟融資壓力。

另一方面,拓展民營經濟直接融資渠道。與發達國家企業融資中直接融資占70%的比例相比,我國民營經濟直接融資比例還不到5%。這既與主板、二板等市場門檻過高、吸納民營企業效果差有關,也與資本市場制度不完善,企業上市圈錢動機加劇市場風險有關。對此,《決定》提出要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多渠道推動股權融資,發展并規范債券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這將加快二板、三板等資本市場的發展步伐,提升場外交易市場對企業的容納能力,切實改善民營經濟的直接融資環境。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